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SKY > 正文内容

个人收购并出售、出租他人信用卡犯罪性质的认定

发布日期:2021-11-25 13:5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年来,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持续高发,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以下简称“两卡”)是此类犯罪持续高发的重要根源。“两卡”案件犯罪链条庞杂、分工精细,各个环节的行为人往往实施了多种行为、侵害多个法益,部分手段行为与目的行为牵连性并不强,在竞合时如何认定罪名是实践中的难点。

  2020年5月,被告人庄某在明知上家收购个人信用卡信息(包含银行卡、U盾及U盾支付密码、网银密码、电话卡等)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情况下,仍向丁某等多人收购并向上家出售上述信用卡信息共98套。

  本案的难点在于庄某收购并出售信用卡的行为如何定性。主要有三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构成收买、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第二种意见认为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第三种意见认为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

  首先,本案被告人的行为后果虽足以使他人以信用卡持卡人名义进行交易,但窃取、收买、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的立法目的是为打击银行卡犯罪集团非法获取他人银行卡磁条或者芯片信息以伪造银行卡的行为,而本案被告人提供信用卡的目的是为帮助电信网络犯罪团伙支付结算,其不具有伪造银行卡的主观故意。更为重要的是,窃取、收买、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的入罪门槛低,根据相关规定,涉及信用卡1张以上即入罪,涉及信用卡5张以上即为“数量巨大”可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实践中,如以收买、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对被告人判处刑罚,将会造成大量“卡农”处刑过重,罪责刑不统一。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以下简称(《电诈意见(二)》)明确规定收购、出售、出租信用卡5张以上即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本案被告人明知上家收购银行卡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收购并向上家有偿提供,其行为符合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构成要件。然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一)》亦规定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没有证据证明从事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活动的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追究刑事责任。《电诈意见(二)》更是进一步规定无正当理由持有他人的单位结算卡的,属于 “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该规定解决了实践中对于如何认定“非法持有”的争议。本案被告人非法持有的信用卡数量达到50张以上,其行为显然亦符合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的构成要件。

  《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二规定:“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即在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与他罪竞合时应按照从一重罪论处的原则处理。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最高仅判3年,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可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刑期高于前者。因此,在两罪竞合时,应择重按照妨害信用卡管理论处。虽然认定持有50张以上信用卡人员的行为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会事实上造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一定程度上被控制,但该类人员一般为“卡商”,而“卡商”无论是身份信息还是行踪侦查难度都比较高,且涉及犯罪活动的流水金额更大,重点打击“卡商”有利于严厉打击“两卡”违法犯罪活动,亦符合罪责刑相统一的原则。

  综上,本案被告人庄某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98张,其行为构成妨害信用卡管理罪。